移动版

主页 > 电子游戏 >

地铁安保义务有合理限度

原标题:地铁安保义务有合理限度

法制晚报讯(记者 蔡卫卫) 1月5日,南宁市西乡塘区法院开庭审理乘客地铁口摔伤告地铁索赔案,双方庭上各执一词,最终未能当庭达成调解。

北京恒都律师事务所高级事业合伙人郑晓雷律师在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车站等公共场所未尽安保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承担侵权责任,但该义务应在一个合理限度范围内。地铁运营方如果怠于履行救助义务,对于受害人损失扩大部分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2017年7月9日是一个下雨天,市民吉某上午赶乘地铁1号线时,在广西大学站A口摔倒受伤,吉某遂要求地铁赔偿损失遭到拒绝。于是,吉某将地铁运营方,即南宁轨道交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告上法庭,要求其赔偿1.8万余元。

2018年1月5日,该案在南宁市西乡塘区法院开庭审理。然而,双方就地铁口的设计是否有瑕疵、运营方是否尽到安保义务、地铁站是否设置好警示标志以及吉某自身是否存在过错等问题争论不休。因当庭未达成一致,法官宣布休庭,庭后再组织双方进行调解。

北京恒都律师事务所高级事业合伙人郑晓雷律师在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车站等公共场所未尽安保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此处的“安全保障义务”应当是在一个合理限度范围内。

此外,郑晓雷律师称,地铁运营方对乘客有救助义务,如果怠于履行救助义务,对于受害人损失扩大部分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事件

地铁口摔倒受伤

事主起诉地铁公司

2017年7月9日上午,吉某从广西大学地铁站A出入口进站,准备走下楼梯乘坐地铁。由于当天大雨倾盆,该出入口没有设置雨棚,吉某在该入口楼梯处摔倒,导致后脑勺严重受伤。

吉某称事故发生后,他要求地铁工作人员立即送他去医院,但几名工作人员以 “不能离开岗位” 为由拒绝了。经医生检查后发现,吉先生后脑挫裂伤、头皮开裂,伤口缝了6针。吉某住院治疗9天,共花费近8000元。对于此事,地铁运营方则表示,自己已尽到相关义务,吉某摔倒是由个人因素导致。

因双方历经数月无法就事件责任和赔偿达成一致,吉某以地铁公司没有尽到提醒义务,且地铁口设计有瑕疵为由,将地铁公司告上法庭。

不过,据当地媒体报道,在当天的庭审过程中,双方各执一词,庭审从当天下午3时一直持续到晚上7时30分。该案当庭调解不成,审判长宣布休庭,庭后再组织双方进行调解。

焦点

设计是否有瑕疵?

在庭审现场,争议焦点主要集中在几个方面。吉某首先认为,地铁方面没有尽到提醒义务,地铁口设计有瑕疵,雨水流到楼梯上导致自己滑倒受伤。

地铁运营方代理律师在庭审中表示,广西大学地铁站设计符合国家相关规定并通过验收,不存在设计瑕疵。在使用管理的过程中,地铁运营方已经尽到安全管理的责任,在地铁相关公共区域设置了相应的标志,尽到了相应的义务,并且对站内的工作人员进行了相关救援培训。

吉某摔倒受伤要“怪谁”?

吉某在庭审中表示,按照《侵权责任法》规定,宾馆、商场、车站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地铁运营方在地铁站入口处未采取任何安全警告措施予以提示,已经构成侵权,应当对他进行赔偿并道歉。

地铁运营方则认为,吉某未注意到台阶上的警示标志,其摔倒受伤是自身严重的过错造成。通过录像发现,吉某在进入地铁站的时候,右手拿着雨伞,左手拿着帽子,同时左手吸烟,导致左手挡住看楼梯的视线,导致踩空摔倒,而非因雨天路滑。

救助者是不是地铁人员?

吉某认为陪他去医院的是路人,而非地铁工作人员。吉某称,该路人是地铁公司麻村站的一名实习生,并不是广西大学站的工作人员,也没有在上班。而地铁运营方认为,该名工作人员虽然不是广西大学站工作人员,但是受到了公司指派陪同吉某去医院的,属于职务行为。

按照地铁运营方的说法,工作人员在吉某摔倒后马上赶到了现场,并携带药箱欲紧急包扎但被吉某拒绝,并要求到医院治疗。公司也派出工作人员陪同吉某去医院,并支付了出租车的费用,还给吉某购买了阳光早餐,等吉某家属到达后才离开。

地铁站是否设了警示标志?

地铁运营方认为,在地铁口的台阶上都写有黄色的警示字,提醒市民上下楼梯注意安全。而吉某认为,这样的警示并非正规警示,市民很容易忽视,而且吉某事发前是从上往下走,根本无法看到这一行字。按照轨道交通官网的要求,警示标志应该是三角形的能立起来的,才算是规范标志。

对于该不该住院治疗,吉某认为,自己的伤势严重,是听从医生安排住院的。而地铁运营方认为,事发后,吉先生能自如地与地铁工作人员交涉,伤势轻微,根本不需要住院治疗。

律师解读

安保义务有限度

怠于履行应赔“扩大”部分

据记者了解,上海、大连等城市都曾发生过有人在地铁口摔倒受伤的事件。上海当地媒体早在2008年时就曾发表过一篇关于市民雨天在地铁口摔跤的调查报道。可见此类事件并不少见。

那么,受伤了就一定是由地铁“负责”吗?地铁对乘客尽安全保障义务的“度”在哪里?郑晓雷律师在接受法晚记者采访时表示,车站等公共场所未尽安保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此处的“安全保障义务”应当是在一个合理限度范围内。

郑晓雷律师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七条规定,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因第三人的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第三人承担侵权责任;管理人或者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的,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这是地铁运营单位承担责任的主要依据。

“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向我们明确了‘安全保障义务’限定在‘合理限度范围内’。”郑晓雷律师说道,根据上述规定,地铁运营单位应当在合理限度内,尽到安全保障义务,保障乘客安全。

不过,郑晓雷律师表示,对于何为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法律并没有进一步规定。实践中,法院一般会以保护受害人的权益为出发点来对是否尽到了安全保障义务作出判断,排除不可抗力、第三人致害,以及因为受害人自身的原因造成损害之外,只要是地铁运营方能够预见,并能够通过工作排除的安全隐患,地铁运营方都应当积极避免,才算尽到保障义务。

郑晓雷律师认为,大量涉及到地铁的人身损害赔偿案件,最终地铁运营方都承担了一定比例的责任,这些审判实践体现出法院对地铁运营方 “安全保障义务”的严苛要求。另外,关于本案中受害人的责任,根据《侵权行为法》第二十六条“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吉某在雨天进入地铁,没有小心行走,自己有疏忽大意的过失,应当承担部分责任。

文/记者 蔡卫卫

地铁应负保障义务

1

施工、设计合法合规

对地铁运营单位来说,首先应当保证地铁站的建筑施工、设计符合相关国家标准,地铁的招标建设应当符合国家法律《招投标法》,设计单位、施工单位应当有相应的资质,实际施工、建材使用等应符合国家、行业标准,并经过验收合格且按照维护守则进行了日常维护和巡查。

解读:具体到本案中,应当保证出入口的施工设计符合标准、楼梯使用的材料是防滑的合格材料、地铁扶手完好等。

2

警示义务

地铁内涉及安全隐患的部分,都应当设置醒目的安全提示,工作人员增加疏导,以保障乘客安全,尤其是由于部分地铁区域是开放空间,受到天气影响会更加危险,长期的安全警示牌和临时的安全警示牌必不可少。

解读:具体到本案中,事发位置应当有明显的警示标志,甚至可能要求地铁运营方增加安全广播和专门的服务人员,加强对乘客的安全提示。

3

救助义务

地铁运营方对乘客有救助义务,如果怠于履行救助义务,对于受害人损失扩大部分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解读:具体到本案中,地铁工作人员应当具备基本的医疗救助知识,有相应的急救物资,按照规范的急救规定实施急救行为,按照受害人的要求或根据实际情况尽快联系就医,以保证受害人的人身安全。